当前位置: 首页 > >

梦里花落知多少 高中作文【2000字】

发布时间:

梦里花落知多少高中作文【2000 字】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 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
耳畔回荡着“枉凝眉”的歌声,丝丝凄婉悲伤的旋律,顺着那 空气,一并飘至心间。不知为何,只觉那*间泛起了丝丝寒意, 这周遭的物件,仿若也在这歌声浸染下,流露出哀怨及悲怆。我不 知,该以何种心境去写下自己对于这红楼一梦的感受,除却凄神寒 骨及悄怆幽邃,怕是不能再用什么词来形容了。
翻开这本蕴育中华文化精粹的巨着,亘古的黄卷斑驳寥落,绵 延的相思随风怅惘,来自无尽岁月前的一声轻叹,透露出一股深邃 与腐朽,二者交相融合间,仿若为这巨着,披上了一层迷人的面纱。 一如曹雪芹先生于书中所言——“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 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楼台高筑,富丽堂皇间,这光芒照耀了谁?
水榭楼宇,赏心悦目间,这春风又轻抚了谁?
呵,唯有一梦,仅此而已。所谓《红楼梦》,是为“红楼梦”, 如是而已。当我沉浸于其间,用手摩挲着枯黄腐朽的章录,字里行 间,流露出的,是哀怨,是不甘,还是懊恼?一字,一心,一语, 一痴。虽说,早已明了,这书所言,不过如其名曰,一梦而已。可 是,仍旧不愿,闭合那令我心神颤动的书籍。微阖双目,且且舒缓

内心的疲乏。眼眸里泛着泪光,瞳孔里,黯淡的眸色,也被浸染上 了这霜寒的苍白,一如内心的郁结,无法诉说,唯有继续浸入书间, 细细品味,这大观园内的众生百态,这人世间的浮沉辛酸,这红楼 之中的南柯一梦。
青埂峰下一块女娲补天遗漏的彩石,幻化成通灵宝玉至人世间 看了一遭红尘过往。西方灵河畔一株仙草为还神瑛之泪毅然下凡成 就一段盛世悲歌。这是非对错,但凡牵扯到一个“情”字,于这红 尘间,便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了。如此纠葛,是为那前世的姻缘, 还是为这今世的情丝?岁月浮沉,一情一念,一思一悟,都不过是 凡世的欲望使然。爱恨嗔痴念,红尘纷扰,多少的盛世哀歌,都也 不过这方情字使然。盛世落幕,方觉大梦初醒,奈何这一梦,太深, 太痛,不禁自问——梦里花落知多少?
这是一场梦,一场不真实的梦。在这梦里,有一座为元妃省亲 而造的大观园,在这园中,有着灵秀的儿女们,日日笙歌,吟诗作 赋。他们是幸福的,可以不理俗世。可他们也是不幸的,因为生于 俗世,自避不了俗事纷扰。贾府硕大的门扉,让世人羡艳出生于这 门阀之内的子弟们,见得他们衣着光鲜,高谈风雅,快活风流,何 等乐哉!只是这高大的门槛,令外面的人,望而却步,又何尝不令 里面的人,身陷囹圄?
与这偌大的世界相比,大观园,倒也有愧于大那么一字。只是 那又如何呢?世界虽大,又与吾等何干?岁月悠悠,千百次的回眸,

依旧无法跳脱这俗世的纷扰,无法理清这难解的情丝,更令这园中 的灵秀们,无法逃脱这封建主义的束缚,去往那真正的世界。呵, 大观园,一个世界的缩影。呵,贾府,一个封建门阀的代表。其兴 衰起落,伴着这园中儿女们的离愁别恨。红尘倦,百花零,任你风 骨狂傲,终不敌,悠悠岁月。
林黛玉,一个多么有才情的女子。本是灵河堤畔的绛珠仙草, 为还泪而来,终泪尽而去。父母双亡,她初来贾府,是何等的耀眼 ——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态, 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娴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时 似弱柳扶风。心比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贾母将她搂入怀中,以示欢喜。王熙凤更是感叹,“如此标志 的人儿我算是见得了。”可是那又如何呢?众人皆见得这么一位仙 姿绰约的林仙子,可谁又懂得她背后的哀伤?寄人篱下,贾母欢喜, 但终究不是自己的家;姐妹众多,相互簇拥,但仍须步步小心,免 得落下口实。如此这般,无依无靠,孤身一人,倚着那单薄的身躯, 又如何能够在这偌大的封建家族中,过得自在呢?便是每日担惊受 怕,一言一行,皆须考量,就已然令人心神疲惫了。
诚然,黛玉性情孤傲,但于我看来,这不过是她自我保护的一 种手段。寄人篱下的境况,让她不得不用这一份孤傲来武装自己, 用这仅有的自尊来掩饰那心底深深的自卑。她爱打趣别人,但是却

不曾有人觉着她刻薄而故此疏远了她。在众人心中,她就如同那仙 子一般,不沾凡露,不惹尘埃。她的孤傲,她的轻狂,都不过是她 手中的一把匕首,微微露着寒芒,只是与着这俗世,与着这硕大的 封建门扉而言,实在太过渺小,太过无力。
宝玉娶钗,黛玉魂归。将这千万言语构筑起的红楼瞬间打得支 离破碎。那一首《葬花吟》,是何等的悲怆——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黛玉走了,带着泪与怨,就这么悄然地离去了。昔日的葬花人, 为那纷扬的花瓣寻得一处葬身之所,只是今时今日,葬花人逝,她 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又在做着些什么呢?呵,痴,痴,痴!
贾宝玉,一个受尽恩宠的儿郎。从衔玉而生,到成为贾母的心 头肉。除却其父贾政对其严厉苛责,偌大的贾府,无不对其宠爱有 加。一句”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儿是泥做的浊物“道尽了他的心 性,注定与这封建社会的主流观念有所不同。身为封建大族的子弟, 他却厌倦登科入仕,更是不喜四书五经。空有一身智慧,但却整日 混迹于众姐妹之中,”任意纵性的逛荡,真把光阴虚度,岁月空 添”,同时加入了那由探春提议而成的”海棠诗社“——”集诗人

於风庭月榭;醉飞吟盏於帘杏溪桃,作诗吟辞以显大观园众姊妹之 文采不让桃李须眉。“宝玉自号曰“怡红公子”,饮酒作乐,乐哉, 悠哉!
然而便是这么一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贵族子弟,却也难逃, 这封建门阀的束缚。弱水三千,独取一瓢。直至黛玉葬花身死,尚 不自知,宝玉心中,唯她一人而已。金玉良缘非他本心,奈何门阀 之重,又岂是他能左右的?木石前盟,今生怕是难以圆满。黛玉为 还泪而来,终然,泪尽而去。宝玉在见证了贾府这座大厦从繁花似 锦到倏然倾塌,在经历所爱之人从朝夕相伴到含恨而终,除却往后 皈依佛门,远离红尘,还有什么路,能让这么一位与这封建社会背 道而驰之人走上那么一遭呢?与青灯古佛相伴,日日诵经祈祷,怕 也是宝玉最好的归宿了。
梦回红楼,逢见其间 448 位人物,或一笔代过,或浓墨重彩。 只是于这红尘而言,彼此却也都不过是过客而已。谁,又是谁的归 宿呢?
一念花开,一念花谢。这花开花谢之间,是四季的更迭,是草 木的枯荣,更是人世的浮沉。暖春,炽夏,凉秋,寒冬,这四时之 景,轮回不止,譬如这凡尘,朝代之更迭,盛世之落幕,都也不过 是岁月长河中泛起的一朵小小的浪花。而透过这滚滚的历史涛浪, 谁,又还记得谁呢?

怡红公子,你可曾记得那位为你流尽了泪水的潇湘妃子?你有 可曾记得,那灵河堤畔,你曾亲自浇灌的绛珠仙草?
不知如今你身归佛门,可已绝了情欲,忘却了那俗世情缘?
怎能忘却——
绛珠,若有来世,我便是为你浇灌三生三世,又何妨!凡世变 迁,沧海桑田,任汝红颜变换,我亦要寻你,于这三千弱水间,吾 独取一瓢。漫天花谢,吾便为你种上四季之花,让汝再不必吟那扰 人心伤的《葬花吟》!
夕阳的余晖透过那呼啸的寒风,为这狭小的一隅,带来阵阵暖 意。耳畔依旧回荡着“枉凝眉”幽然婉转的旋律,书桌上,那泛黄 的微光随意地倾洒着,却觉不出丝毫的暖意。起身,推开门扉,极 目远眺,夕阳将晚霞染得赤红。一阵寒风吹过,不觉已是晚秋。瑟 瑟冷意,萧索间,唯有一声轻叹,静观夜幕降临。




友情链接: